黃舒楣 ✹〈誰的首都象徵、誰來和解?從澳洲坎培拉的民主殿堂和戰爭紀念館之間的和解廣場談起〉

2022-10-13

㊀ 關於講座

❝ 和解廣場雖然試圖回應了反紀念碑風氣的進步性,但站在檢視官方立場作為與具體空間的呈現時,(和解廣場)在回應原住民族蒙受漫長的不正義史實時,是不夠完善的。❞ — Strakosch, E.(2010)
「和解」成為關鍵字的年代,我們並未同時接收到,和解不能隨著官方道歉就發生,亦非創建設計廣場而名之為「和解廣場」能即刻落實。
在澳洲首都坎培拉,象徵民主殿堂的國會大樓建築和戰爭紀念館之間構成了重要軸線,而在此之間建置有見證二十多年前時任首相為原住民道歉,而增設的和解廣場,由一系列的藝術作品再現表達澳洲原住民族人的歷史記憶和不正義。從這個經驗談起,講者帶入相關案例來檢視首都城市的威權象徵和和解實踐,如何在不同尺度關係上展開,或難以展開。
坎培拉「和解廣場」案例的討論議題:
  • 「和解廣場」嘗試以藝術為介回應歷史不正義,展現哪些可能性和限制?
  • 「和解廣場」之後的二十年來,來到首都的人們看見了什麼?沒看見什麼?為什麼原本是廣場構想核心的地景設計,最後幾無存在感?為什麼原住民帳篷大使館堅持長存?
  • 為什麼這個有演示反紀念碑(counter-monument)進步意義的計畫,未必得到原住民的支持?而為什麼澳洲前首相甚至堅持這是藝術計畫而非紀念碑?

㊁ 時間與講者

時間:2022.10.13 19:30-21:10
講者:黃舒楣 現任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副教授

㊂ 精彩回顧

Video preview

㊃ 活動側記

舒楣老師為我們挑選了澳洲首都坎培拉的解廣場作為講座主軸,講者解釋,一來是因為此案例,已歷時20年,在過程中有相當足夠的時間討論此案例引起的各種影響;再者,以「和解」作為關鍵字,無論放置在哪個國家,都是共識的目標。
相較於歌頌與討論和解廣場的成功,講者持另一種看法。當藝術作為媒介回應負面歷史,會有哪些囿限與可能性展露? 相較於樹立一個紀念碑,反紀念碑(counter- monument)的意義和可能,值得我們再思考。
從最一開始的4件藝術品,到截至今日為止,廣場上有17件藝術作品,據稱,最多可以增加至50組。是該繼續增加,還是停在這裡,或是索性回頭檢視每一件藝術品,創作的內涵、增補的意義?以及和解的原初意義?
講者也提及一位當地學者對和解廣場的批判:
和解廣場雖然試圖回應了反紀念碑風氣的進步性,但站在檢視官方立場作為與具體空間的呈現時,(和解廣場)在回應原住民族蒙受漫長的不正義史實時,是不夠完善的。—Strakosch, E.(2010)
這場講座並非旨在判斷和解廣場的成功與否,而是帶出更進一步的討論:究竟反紀念碑的取向,放在不同的案例中,是在處理哪個層次的問題? 回到我們面臨的議題,可以如何探尋出路?
位在澳洲首都的和解廣場,與遙在半球之外的中正紀念堂園區,這兩顆首都之心,為中正要討論講座劃下一個階段性的句點。在周遊列國後,競圖徵件也進入最後一個月,期待競圖報名者們,再為首都之心的未來新願景,加入屬於自己的思考與觀點,我們很快再見。
 
✦ 舒楣老師推薦延伸講座『The Stages of Memory: Reflections on Memorialisation and Global Commemoration』(James E. Young) ⇀由此去
 

Share with

中正紀念堂園區 新願景概念競圖小組

主辦單位

統籌單位

計畫補助